涌水每天灌满17个标准游泳池 中老铁路的这条隧道终于通了!

6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通达隧道内出现大量涌水。(资料图)

洞内涌水形成瀑布,每天可灌满17个标准游泳池

每次进洞都会湿身,涌水、汗水、水雾交织在一起无法分辨

50多摄氏度的高温,工作一会就得进空调房降温休息

这里先后轮换了20批次工人

……

1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中铁五局施工人员在隧道内打钻。何增旺/摄

疫情防控常态化下,保开通、保在建,铁路建设者步履铿锵;抓“六稳”、促“六保”,铁路“火车头”动力强劲。

7月16日,经过建设者4年多的艰苦奋战,由中铁五局承建的中(国)老(挝)铁路通达隧道顺利贯通,比预计进度提前半个月。

这已经是中老铁路国内段93座隧道中贯通的第73座。至此,中老铁路国内段隧道工程已完成95%以上,为全线明年建成通车奠定了基础。

8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中铁五局施工人员在通达隧道内开展开挖作业。何增旺/摄

通达隧道位于云南省元江县与墨江县交界处,全长11.3公里,是全线15座万米长大隧道中贯通的第5座。隧道最大埋深745米,最小埋深15米,地质条件极其复杂,是国家一级高风险隧道。

全隧共穿越4个断层和1个大断裂带,集涌水滑塌、高地应力、高地热等不良地质于一体,安全风险高、施工难大。

2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中铁五局技术人员查看隧道围岩情况。何增旺/摄

隧道为大坡度隧道,进口到出口的坡度为22.8‰。隧道顺坡水小,反坡水大,反坡段排水难度大,处置不当,整个掌子面都会淹没,导致施工无法进行。

中铁五局玉磨铁路项目部技术员刘西军回忆说,2019年1月,隧道发生了一次突泥险情,短短10分钟,突泥量就达到1200立方米,3个月才完成突泥的清理与围岩加固,继续隧道施工。

时隔一个月,隧道又一次发生险情,6分钟时间突泥量达到1800立方米,施工再次受阻。

掘进、遇险,再掘进!据统计,2016年4月开始施工以来,隧道共发生大小坍方、溜坍、突泥、涌水80多次。

7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施工人员在通达隧道涌水段开展抽排水作业。(资料图)

“每次进洞都会湿身,涌水、汗水、水雾交织在一起根本无法分辨,涌水量大时,眼睛都睁不开。”见到付军时,他正冒“雨”,站在隧道开挖最前端的掌子面前,指挥隧道贯通前的最后一次爆破作业。

付军是中铁五局玉磨铁路项目部副经理。2019年3月,在通达隧道掘进最艰难的时候,他被单位急速调来负责隧道的生产组织。

“隧道7个作业面贯通,我都在现场。”付军介绍,隧道建设过程中,洞内平均每天的涌水达4万立方米左右,可灌满17个标准游泳池,施工人员只能每天在“水帘洞”内作业。”

为克服涌水,施工单位组建了40多人的反坡施工排水队,设置6条专用排水道,安装了20台固定水泵、3套移动泵站,不间断抽水,保证施工正常进行。

除了突泥涌水等难题,隧道内还遭遇高地温。隧道内环境温度常年维持在40摄氏度左右,喷浆作业的时候,拱顶温度超过50摄氏度。

3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涌水淹到通达隧道掌子面。(资料图)

由于隧道内常年涌水,高地温段的湿度在80%左右,洞内水雾弥漫,施工人员就像在桑拿房里面工作,在拱顶作业超过3分钟,就会呼吸困难。

项目部在作业面设置了7个空调房,工人干一会活后,就要进空调房里休息降温10分钟,然后再接着干,反复作业。

4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中铁五局技术人员在涌水中进行测量。何增旺/摄

4年多来,施工单位储备了20批次,共1400多人,采用“长隧短打”施工方案、设置2座斜井、1座平导和进口7个作业面,每天组织1000多人进行昼夜施工,以空间换时间,狠抓工序循环,最大限度降低施工人员的作业时间,保证施工进展。

5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中铁五局施工人员在隧道掌子面打钻。何增旺/摄

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滇南铁路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刘俊成介绍,随着通达隧道的贯通,中老铁路国内段隧道建设已经完成95%,桥梁工程完成90%以上,路基土石方工程基本完成,全线铺轨、站后、站房工程全面启动,每天有 2.6万名施工人员正全力推进项目建设。

正在建设中的中老铁路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、中老友谊的标志性工程,线路全长1000多公里,建成通车后,云南昆明至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仅需3小时左右,至老挝万象有望夕发朝至。

微信图片_20200716091425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通达隧道进口全貌。何增旺/摄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